梅新育埃及动荡提高中石油欧洲炼油价值节能

来自:西安宠物网  |  2020年11月20日

梅新育:埃及动荡提高中石油欧洲炼油价值

梅新育

发端于突尼斯的政治动荡正在阿拉伯世界蔓延,其中阿拉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扼世界航道冲要的埃及最为引人瞩目。统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已经黯然去职,埃及的未来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但笔者以为,正是阿拉伯世界急剧升高的政治不确定性,大大提高了中国石油企业在欧洲投资成功的确定性。

春节前夕,中石油宣布将斥资10.15亿美元收购英国化工企业英力士集团(INEOS Group Holdings plc)的苏格兰格兰杰莫斯(Grangemouth)和法国拉瓦莱(Lavéra)两家炼油厂股权,英力士集团将重组设立两家新合资公司分别从事贸易和炼油业务,中石油将持有贸易合资公司50.1%股权、炼油合资公司49.9%股权。在发展中国家开拓多年后,这是中石油在欧洲市场落下的第一枚棋子。但这笔交易在业内引起了不少不甚看好的议论。

销售收入过度集中于国内市场,始终是中石油等内资油气公司的软肋。近年来,随着中国企业的海外勘探开发陆续有斩获,中国油气企业资源过度集中于国内的风险已明显降低,并将进一步降低,销售收入过度集中于国内市场的风险相应更加突出。

因此,尽管中国企业必须继续重视开拓能源消费高增长的新兴市场,但也不可忽视开辟作为全世界能源消费大户的发达国家市场,因为在中短期内,只有庞大的发达国家市场能给中国企业提供足够大份额的预期销售收入。在这个意义上,尽管欧洲市场号称全世界最难进入的市场,中国企业仍须迎难而上、努力打入。

同时,拜此次全球金融危机所赐,中石油确实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打入机会。毕竟英力士是英国最大的化工公司和私人公司,又是世界第三大独立化工公司,年销售额说要去执勤达500亿美元左右。倘若不是金融危机让英力士债务负担问题凸显,想必其也不会轻易找上中国公司寻求资本和业务合作。

此次中石油收购的英力士两家炼油厂的原油日加工能力均达21万桶,原油年处理量各约1050万吨,均属于千万吨级炼油大项目,且地理优势较为明显。中石油公告中称这笔交易对公司在全球范围内优化资源和市场配置、进入欧洲高端市场建设欧洲油气运营中心具有重要意义,实非虚言。

不错,中石油进入欧洲炼油环节,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不少论者对此已有论述。欧洲节能环保观念深入人心,成品油用量逐年下降;欧洲劳工、土地、环保等项成本高昂,且众多国际石油巨头云集,竞争激烈,导致炼油厂利润微薄,等等。正因如此,不少西方石油巨头选择的发展道路是逐渐收缩下游业务,把重心放在勘探开发业务上,欧洲则已有30年没有建设新炼油厂,现有的还在退出,如美国丹文公司就出售了在欧洲的全部炼厂,雪佛龙也正准备退出,沙特、科威特等石油输出国则纷纷涌向中、美、韩等国建设炼厂。

但仔细分析,这些问题并不能构成中国企业绝对不可进入欧洲炼油环节的理由:

无论发达国家环保运动如何气势汹汹,无论他们如何以此为口实向新兴国家扣帽子、打棍子,发达国家国民总体上很难愿意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其政治经济霸权又进一步放大了他们好逸恶劳的人性弱点,其能源引起缩量震荡整理行情。第一消费总量恐怕还会提高。中石油是收购现有炼厂而非新建,因此总体上不至于显著增加这个市场的供给,从而恶化其作为卖方的市场地位。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看到,从满足欧洲市场需求的角度来看,欧洲减少炼油能力、炼油产能日益向东亚集中,这一趋势得以成型的前提是什么?这种做法之所以没有危及欧洲市场供给,是因为冷战后,特别是海湾战争后,西方对波斯湾直至地中海南岸产油区的控制力迅速上升到了二战之后前所未有的地步,所以,即使是更多依靠波斯湾直至地中海南岸的原油,更多依靠来自东亚炼厂的成品油,欧洲也无须担心油源和运输通道被切断。

但是,30年来的西方强力控制本身就在酝酿着大的反弹力量,伊拉克战争泥潭就已证实了这一点;西方国家某些肤浅的决策又有可能让其咎由自取,削弱在这一区域的控制力。这样,西方在上述油源兼运输通道的控制力面临着重大不确定性,而一旦大动荡在这个区域成为现实,那么对掌握欧洲炼油能力者意味着什么呢?

所以,我们还是祝愿中石油顺利解决劳工、土地和环保成本等问题,在欧洲市场站稳脚跟吧!

(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个人意见)

心缺血
小儿腹泻吃什么药
深圳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